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少帅错认白月光》沈玄艺萧济时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沈玄艺萧济时)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4-01-28 22:15:27

《少帅错认白月光》小说简介

现代言情《少帅错认白月光》,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沈玄艺萧济时,作者“萧济时”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姐姐沈玄艺替他作出了回答:因为他功高震主,因为他收容叛国贼。康从南优雅鼓掌:沈小姐真的很聪明。沈小姐,说的差不多了,上路吧。我紧紧抓住姐姐已经破烂的银丝边绣花袖口哭嚎:不行!姐姐,你不能死!我不恨你了,你不能死!...

少帅错认白月光第10章免费试读


我遇到了我的老主顾,康从南,康司长。
他还是像三年前一样,坐在晦暗不明的角落,冲着台上的我招手。
我扯着职业的微笑,扭动着腰向他走去。
康先生,上次见面我的话说的太早了,现在倒是有些打脸了。
然后哈哈干笑了两声,将他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他微笑,然后示意我坐在他身旁的空位。
我边喝酒边对着儒雅安静的他倒起了苦水,从我如何救出了萧济时到他如何将我赶出了门,都说了一遍。
然后抹掉眼泪,等着他嘲笑我凄苦不堪的人生。
但是他只是一直微笑,笑容里有些许的心疼,我以为自己恍惚看错了。
他对我说:我只关心你过的好不好。
我噙着笑问他:那你觉得我过得好吗?
他摇了摇头。
我不明白,这个康司长身居高位,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何必盯着我不放?
我将疑惑问出了口,得到的回答是:你和我见过的其他女子不一样。
你知道活着很重要,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
我听得稀里糊涂,云里雾里。
玄歌,我可以带你走,离开这个地方,只要你愿意。
这是今天第二个人对我这么说了。
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回答,摇了摇头。
他让我再好好考虑考虑,我则调笑他:难道你就喜欢我这种娼妇?
他说:我不在乎。
康司长,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外面好姑娘多的是,今天的酒我请了。
然后我又扭着腰身,挂上假笑,上台继续唱着我的独角戏。
夜晚,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知为何,总是想起萧济时。
想起他叫我的那声阿玄。
也想起了他骂我是娼妇。
怕什么?娼妇也做实了,少帅夫人也不做了,脸面都不要了,我还怕什么?
想他,那就去看他。
于是。

我又站在了少帅府门前,我叫嚷着沈玄艺给我开门。
动静之大,门口路过的人都纷纷侧目,指指点点。
姐姐沈玄艺最在乎面子,她赶紧命佣人给我开门,让我进屋内说话,不要在外面大喊大叫。
熟悉的客厅里,熟悉的人。
姐姐在沙发上对我怒目时,萧济时也下了楼,看样子,像是要外出工作。
我对着姐姐沈玄艺理直气壮地伸手:把猫还给我。
我不敢直视萧济时,也不敢说我是来看他的。
人这一到真正见面的那一刻,明明刚刚还壮如牛的胆子,马上就泄气了。
姐姐瞅我一眼:沈玄歌,你可真是下贱到了极点。大早上在外面给我丢人,就是为了拿那只破猫。
萧济时走到我身前,停下脚步。
我的心咚咚咚跳个不听,震耳欲聋。
把猫还给她吧。
你看看还有什么落下的,一便都拿走。
以后,就不要再登门了。
我默不作声,想好的说辞都化作了烟,从脑子里飘走了。
我其实,只想听他叫我一声阿玄。
但是他连我的名字都不想再提起。
我拿回了那只张狂的小猫,结果它窝在怀里,没了平日的张牙舞爪,很顺从的让我摸着毛。
猫都想我了。
你都不想吗?
我没有理由再耍无赖,只能悻悻地抱着怀里的猫,往外走。
我想着,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再见到萧济时了。
便还是壮起胆子祝福了他一句:济时,祝你长命百岁。
在这乱世之中当兵的人,天天刀口舔血,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没了。
我不像姐姐那般有才华,说出什么天花乱坠的祝词,我只会说一句老掉牙的长命百岁。
萧济时明显是愣怔住了。
他的脚步声向我靠近,但是突然又停了下来。
少帅府来了一拨乌泱泱地穿着黑色西服的人,来势汹汹,堵住了我要走的路。
为首的男子环视着望着屋内:谁是沈玄歌?
我呆愣愣的回答:我。
跟我们走一趟。
萧济时冲上前拉住我的手将我扯至身后:你们是谁?哪个单位的?没有逮捕令就敢从我少帅府提人?
面对他的黑衣男子对于萧济时军阀少帅的身份丝毫不惧,直接将手中的逮捕令举在他面前。
我们是军统的,直属于大帅。
前来抓叛国贼沈玄歌。
我大气都不敢出,一直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我什么时候叛了国?难道当歌女,做娼妇,就叛国了?
但是来人根本不给我思考的时间,他们将极力护着我反抗地萧济时扯开,然后把我怀里的猫扯着脖子扔给了慌张害怕的姐姐,使劲儿地架着我的胳膊,将我捆上了一辆黑幽幽地车。
最后,车门关闭时,我看见萧济时急切又慌张的目光。
他大喊:阿玄,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小说《少帅错认白月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少帅错认白月光

少帅错认白月光

作者:萧济时 类型:资讯

小说《少帅错认白月光》,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主角是沈玄艺萧济时,是著名作者“萧济时”打造的,故事梗概:我边喝酒边对着儒雅安静的他倒起了苦水,从我如何救出了萧济时到他如何将我赶出了门,都说了一遍。然后抹掉眼泪,等着他嘲笑我凄苦不堪的人生。但是他只是一直微笑,笑容里有些许的心疼,我以为自己恍惚看错了。他对我说:我只关心你过的好不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