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爆款热文齐云齐南照(晟土)精彩试读_(晟土)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4-01-16 22:55:41

晟土

推荐指数: 10分

《晟土》在线阅读

《晟土》小说简介

奇幻玄幻《晟土》目前已经全面完结,齐云齐南照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疯牛马不相及”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这片土地上,有爱,有恨,有情仇,有我们的过去与未来。肮脏的,美好的事物共同存在。千年王朝,百年家族,它的每一刻都在谱写新的故事。因为人的感情,所以这个世界很精彩。...

晟土晟土第3章 云台学宫在线免费阅读免费试读

沿着清河在洛州的入海口上溯千余里,有座山,叫云台山,因山体中段常年笼罩在白雾中,山顶却又有一部分显现在外而得名,山的南面是光滑的峭壁,汹涌的水从崖壁上落下来,形成了巨大的瀑布,山崖边雅致的小楼和朴素的草屋散落分布,向山上绵延数十里。

瀑布间云雾袅绕,五彩霞光变幻;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禽鸟在空中肆意飞舞;从崖边向下望去,一望无垠的树木组成了碧绿的海洋,中间被河流一分为二,几棵巨木鹤立于林间,其中最巨者高过半山腰。

林海上空一只红色的小鸟飞过,速度极快,转眼间来到山上瀑布的一座草屋外,落在了窗前发出唧唧的叫声。

草屋里面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他的头发胡须长而杂乱,像是许久没有打理过一样。

阳光正好,他惬意的躺在摇椅上,手里拿着一本破旧的书,眼睛闭着,手却奇怪的在不时翻着书页,听到小鸟的叫声,老者缓慢的撑开了眼皮。

“小红啊,好久不见了。”

小鸟的小脑袋轻啄了两下,像是听的懂人话,然后跳到了老者的摇椅扶手上。

老者放下书,伸手在小鸟的腿上取下了一小卷信纸,打开信卷,上面写道:

’老师,许久不见,身体可好……’

不多时老者读完来信,站起来伸了伸懒腰,走到窗边,右手摸着白胡子,望着远处的巨树,喃喃自语。

“海底石碑吗?终于有点有趣的事做了!还是蓉儿懂老夫啊!”

……

平日热闹的港口,今天只有几队卫兵,他们守着一艘数丈高,雕梁画栋的红色楼船。

“三公子,陆口港到了!”徐韬来到马车旁,提醒齐云。

“哦!知道了,徐叔。叫人把东西搬上船吧!”齐云随意吩咐道。

“是,三公子!”

车顶上齐云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跳下马车,来到了楼船上,楼船分三层,内部装饰华丽,空间极大可以容纳上千人,等到侍卫们把东西搬运完毕,船便徐徐开动了。

楼船沿着清河逆流而上,时有商船擦身而过,河水非常清澈,屡屡可见鱼儿游动,两岸是青色矮山和繁花绿叶,一路春意盎然。

几日后楼船来到了一个叫直河的港口,徐韬告诉齐云,要去学宫到了这里大船就不能走了,只能乘小船或者走陆路,齐云选择走陆路,来到岸上,他的目光沿着河流而上,一瞬间便被远处霞光袅绕,七彩虹光闪烁的瀑布吸引。

愣了好一会,他才发布命令。让几名侍卫同行,徐韬留守楼船,带着石碑往学宫方向而去。

可还未走出港口,一个穿着灰色长袍,下巴留着一小撮的山羊胡须的中年男人就迎了上来拱手问道:“请问可是来自洛州的齐公子?”

“正是晚辈,先生是?”齐云做礼回答。

“在下叫吴平,是学宫的学生,奉师祖之命前来迎接公子。”灰袍男子说道。

“原是吴先生,有劳了。”齐云客客套道。

“公子请跟我来。”吴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转身走在前面领路。

一行人在森林之中穿行着,脚下不时发出枝丫被踩碎的声音,石头铺的路上全是落叶,快要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路边不时可见鸟儿觅食,人一来,就吓的飞走了,长着蓬松长尾的小兽互相追逐,跑到树上好奇的打量着下面奇怪的生物。

渐渐的,水流冲击石头的声音越来越大,齐云等人来到了山脚下。

“学宫就在上面了。”吴平停了下来,指着山顶说道。

齐云顺着吴平所指望去,高耸入云的瀑布边上,依稀可见被云雾遮挡的小楼。

“先生,学宫在山上,崖壁陡峭,可怎么未见到有路,该如何上去?”他不解问道。

“公子莫急,随我来就是。”吴平笑着说道。

他带着齐云来到了另一侧崖壁下,此处崖壁从上到下整个凹陷进去了一段,两根巨大的黑铁柱子镶嵌其中,一直延伸到山顶,铁柱上有发光的晶石,中间是一个方形平台,有栏杆围住,不知何用。

齐云好奇的用手摸了摸围栏,向吴平问道,“这是何物?”

吴平笑了笑,“公子上去便知。”

齐云点了点头,带着疑问踏上平台,平台中间杵立着一截半身高的透明晶柱,上面有个六边形凹槽。

等到侍卫们把石碑安放好,吴平走向了晶柱,从怀里掏出一块乳白色晶体,放在凹槽里,刚好严丝合缝,一丝光芒乍现,平台晃动了起来,缓缓上升。

“这个石头会动?”齐云惊讶万分。

“哈哈哈,齐公子可知圣灵石?”吴平不答反问。

“这难道就是圣灵石?可为何不需要咒语施法催发?”齐云现在脑海里疑问更多了。

“早在很久之前学宫宿老就发现了不需要施法就可以使用圣灵石的方法,只是因为某些弊端没有广而用之,这只是一次小小的尝试。”吴平笑道。

“不需要术法催发,那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司命了吗?”齐云一瞬间想到了很多可能,如果这种方法可以普及,那么整个晟土都将发生一场巨变,或许武道为尊的情况都要被改变。

“理论上可行,但是还有很长远的路。”吴平点点头,又和齐云闲聊了一会,突然伸出手道:“齐公子,到了,请。”

齐云好奇的踏下石头平台,几名早已恭候多时的学宫子弟齐齐向他行礼。

“见过齐公子!”

“齐公子,这几位是我的学弟,是来帮忙搬运石碑的,公子请先跟我来。”吴平一边介绍着一边向前走去。

“嗯,有劳几位先生了。”齐云拱手回礼,跟着吴平而去,没走几步,他的目光心神就完全被一座难望其顶的高塔吸引了。

齐云感觉自己来到学宫就好像变成了井底之蛙,他按耐不住好奇又向吴平问道:“吴先生,请问山上那座高塔是作何用的?”

“那是观星塔,宿老们观察星象,议事的地方。”

“如此高塔,想必在上,一眼就能望尽天下事了。”齐云仰头感叹。

他很想登上去一观,但是又想到是宿老们议事的地方,肯定是重地,他一小子为了游玩进去,实为不妥,最后仔细想了想,还是把话憋了回去。

齐云犹豫之际,吴平已经带着他来到了一座三层小楼前,小楼的门匾上写着三个乌黑的大字。

兑泽宫。

兑泽宫大门大开着,里面光线很暗,看不见人影。

“师祖,齐公子到了。”吴平对着小楼里大声禀道。

“哪里?哪里?”

他话音刚落,一蓬头垢面的老者就冲了出来,左看右看,急迫的道:“石碑在哪里?快带我去瞧瞧。”

老者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前的齐云,自顾自的搜寻张望着。

“石碑还在外面,由几个师兄弟……”

吴平话还没有说完,蓬头老者已经飞快的跑了出去。

齐云静静的立在一边没有说话,眼光好奇的追随着老者,吴平向他投来一个歉意的眼神。

门外空地,学宫弟子刚刚把石碑放好,老者便兴奋的冲了过去,围着石碑来回渡步,一会小心翼翼的抚摸触摸,一会含情脉脉的凝望注视,就好像对待多年不见的老情人。

不一会他像是发现了什么,突然怪叫一声,性若癫狂的手舞足蹈起来,喃喃自语个不停,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块不过手心大小的小圆片,放在右眼前。刹时青光闪动,圆片如水波般开始流转,眨眼消失了,老者的眼睛里有了奇异的纹路。

太阳西落,老者才把要贴在石碑上的脸收回,满足的神态像是吃饱喝足的酒鬼,不经意间他终于注意到了身边的年轻少年。

“这位小少年是?”

一旁的吴平赶紧开口。“师祖这是项蓉师叔的孩子,齐云齐公子。”

“晚辈见过宿老。”齐云上前一步向老者问好,虽然被冷落半天,但他依然恭敬的行礼。

“哦哦哦!看我这记性,人老了就是不中用,小娃子不用见外,叫我木老就好了。”老者恍然大悟般的拍了拍大腿。

“看这眉眼和蓉儿确实有七分相似,一路跋涉辛苦你了,这东西老头子我很喜欢,听说是你在海底发现的?可以给老头子详细讲讲那里的情况吗?”

“乐意至极,木老。”

齐云也不含糊,立马开始口述那日的经过。

“滑落海底深渊了吗?”听到齐云最后的描述,木老的语气里充满了遗憾,而后他又继续道。“辛苦你了,小娃子,大老远给老夫送来一份大礼,我也没什么好东西,这里有一块古玉,你拿去把玩吧。”

木老说着丢给了齐云一块古色古香,造型繁复的白玉。

齐云连忙伸手接住白玉,道:“晚辈谢过木老。”

木老并没有再理会齐云,又开始全神贯注的钻研石碑去了。

好在有过先前的印象,齐云对此也见怪不怪了。

“齐公子请见谅,师祖一遇见神秘之物就会如此。”吴平怀着歉意道。

“无妨,无妨,木老乃大贤者,为天下司命引路人,晚辈岂敢怪罪,先生折煞我了。”

“长途跋涉,齐公子肯定累啦吧,学宫已经安排好休息之所,还请公子跟我来。”吴平又道。

“麻烦先生了,但家父还有要事交于我,就不能留宿了。”

“不敢耽误公子要事,那还是由我送公子下山吧。”

“多有劳烦先生了!”

等齐云回到楼船,天色已经昏暗。

……

繁星闪耀之下,是一座孤独的高塔。

观星塔顶层,七位黑衣老者围坐在一张长桌前,木老赫然在列。

“木老,你说的是真的?”首座上的老者问道。

“嗯。”木老点头,“如果我没有猜错,石碑上记载的是那个时代的某种仪式。”他的语气非常肯定。

“那有办法重现吗?”有老者问道。

“石碑缺失了,如果找齐的话,可以!”木老语气笃定。

“你先前不是说祭坛大部分掉入了海底深渊了吗。”又有老者道。

“对,所以我们要立即前往洛州,不计代价,把缺失的部分从深渊中找出来。”

木老此话一出,会议寂静了下来。

小说《晟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晟土

晟土

作者:疯牛马不相及 类型:资讯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晟土》,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齐云齐南照,由大神作者“疯牛马不相及”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老者放下书,伸手在小鸟的腿上取下了一小卷信纸,打开信卷,上面写道:’老师,许久不见,身体可好……’不多时老者读完来信,站起来伸了伸懒腰,走到窗边,右手摸着白胡子,望着远处的巨树,喃喃自语。“海底石碑吗?终于有点有趣的事做了!还是蓉儿懂老夫啊!”……平日热闹的港口,今天只有几队卫兵,他们守着一艘数丈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