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玫瑰的颜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玫瑰的颜色(刘树礼徐建林)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时间:2024-01-18 02:11:16

玫瑰的颜色

推荐指数: 10分

《玫瑰的颜色》在线阅读

《玫瑰的颜色》小说简介

悬疑惊悚《玫瑰的颜色》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文彣”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刘树礼徐建林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寂静的小城里,众人惶惶不安,接连出现的四支玫瑰,夺去了四条人命,复仇?还是随机杀人?专案组陷入了困境……...

玫瑰的颜色玫瑰的颜色第10章 碎语在线免费阅读免费试读

过去的十多天,吴波基本上大部分的时间呆在了家里,闭门不出。事情没有解决,不能离开,房子也没有解决,每日的生活就是在家里等待。有时候外出采买口粮的时候,总能听到身后的晰晰梭梭的声音,吴波总是挺直了腰板,装作没听见的走过去。

有好事者也总是假装从吴波家门口路过,伸着长长的脖子,探着头,吴波也总是假装不知道,或者是在窗后默默的看着那些陌生又熟悉的面孔。离家数十载,儿时的印象里村里的三姑六婆叔叔伯伯爷爷们还是年轻的脸庞,扛着篱笆或者锄头笑着走在田间的路上。此时的外面的那些人,吴波几乎要对不上都是谁了。

每个好事者都似乎是非常关心陈阿婆的事情,隔三差五的聚在一起的交头接耳:“真可怜啊,儿子没有赶上见最后一面。”

“陈阿婆真是有福气,这听说别的那几个(边说还用眼睛眨着代替着忌讳的词语)都是都打死的,只有她是没受罪。”

“是啊,你们说是不是她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自己寻了短见啊。”

“就是,不然怎么死在了她老头的坟上。”

“那是不是做了对不起吴老三的事儿啊。”

“你可别瞎说,你才多大岁数,人家吴老三都死了多少年了,你知道什么啊。”

“这话可不能说,小心晚上陈阿婆来你家找你。嘿嘿。”

“呸呸呸,就你个乌鸦嘴。”

“人家陈阿婆这些年也不容易,自己拉扯大孩子,攒了些钱,还弄了大棚,好日子刚要开始过,这不明不白的就死了。”

“难道他们家是得罪了什么人?”

“少说点儿吧,积点口德。”

“你知道你说。”

“这吴波这么多年不回来,也不知道在哪里发财了,这他都得小30了吧,也没说个媳妇儿。”

诸如此类的话每天都有不同的新鲜消息,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吴波甚少出门都听过不少,天花乱坠。他也不解释,毕竟目前还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这些。

吴波父亲只有哥一个,老母亲曾经带着吴老三外出要饭度过了那几年的饥荒,留下了一条命,但长期的营养不良,吴老三长的个子不高,瘦瘦的,面目偏贼,看人总是低着头,快速的用一只眼睛偷瞄一眼再低下去,那个年代都是需要挣工分的年代,家里人丁兴旺的才在村子里有话语权。吴老三身体不行,母亲生他的时候头两胎都早早的没了,吴家奶奶对于吴老三的照顾也没有精力,栓在床上一天任其自生自灭也是常有的事,没办法,在那个年代,不出去干活就没有口粮,那一家人都得饿死,这也导致了吴老三说话很晚,四五岁才开始叫人,头大身子弱,性格也很懦弱。

在村子里渐渐长大的吴老三,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能说会道的本事,家里的那两亩地基本上是老太太一直照料直到最后去世,如果说吴老三做过什么,那就是给了吴波一条生命,让他来到了这个世界。

村里人都不怎么搭理吴老三,那个吃不饱的年代,每个人都在勒着裤腰带过日子,就连陈阿婆坐月子里点油灯做点编织用品卖的钱也被他用来抽烟和买酒。整天喝多了倒在田里或者村里的某些地方,半清醒的时候开始骂骂咧咧,具体骂的什么村里人已经记不清了,都敬而远之不与其来往。吴老三死后,村里长舌妇竟然公道的说了句:早该如此。

这个村子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个姓,也有个别从外地搬迁过来的几户。吴老三可能还有那么几个没出五服的亲戚,但丧事出殡的时候,也就是薄薄的棺材草草下葬,葬在了公共的墓园里,没有几个人来。

后来的日子也渐渐好过了,陈阿婆的能干与朴实,自己家的庄稼伺候的不错,还总是抓住机会干些零工,挣个几块几十的。一手编织的手艺,每到农闲时节也都拿到集市上售卖,她似乎是不在乎别人的风言风语,吃苦耐劳的多年如一日的拉扯着吴波长大。

吴波在村里的这些天,除了买东西和人搭了几句客套话外,几乎没有张口说过话,他的性格稳健,吃苦耐劳随了陈阿婆,菜窖当天就处理完了,地里的大棚陈阿婆投了不少钱,刚开始收回成本,吴波去看了一次,本该继续种植的时节,不能荒废的农田,此时呈现着荒凉,没有每日的抬棚等,里面的湿度及温度都很高,吴波不懂这些,只是草草的去看过。表弟上次来了一趟,帮忙弄了一下,吴波也不打算留在本地,这大棚也就没有用了,拆了很可惜,土地不能买卖,大棚却是可以转让,吴波折价让表弟把大棚接着承包了。表弟千恩万谢,这两年种植草药的收成很客观,这等于白捡了一个下蛋的金母鸡。

他处理了一切,就等着尘埃落定,永远可能不踏回这个噩梦的地方。

那个陌生号码发的信息,他又琢磨了很久,每天都会尝试着拨回去,总是提示关机。得赶紧结束这一切,把母亲的遗体安葬完。

大雾这日,吴波打开了门,随手拎了家里角落里不知道存放了多久的一个药酒,慢悠悠的朝墓地走去。大雾让很多东西都失去了辨识方位,也让很多东西都隐藏在迷雾的后面。从家里出发,不过三里多地的距离,吴波走了快一个小时。

这是他第三次来父亲的墓地,第一次是下葬那天,那会还是个孩子,不懂的很多事情,大人让跟着哭着到了这里,他当时冷漠的看着,似乎还不懂得下葬与死亡的意义。直到看着父亲躺着的棺材被缓缓的放进坑位里,埋上了土,他还在天真的想着这样父亲怎么爬出来呢?是像每次喝多了那样一点一点的晃晃悠悠吗?还是像从菜窖里往上爬一样?

对父亲的记忆,不是很多,小的时候父亲身上总有一股酒味,浓浓的劣质散酒的味道,刺鼻。夜晚一家三口蜗居在那个窝棚里睡觉的时候,似乎总能听到母亲的哭泣声,那种细小的呜唁之声,隐忍又倔强。吴波这个时候总是装作在做梦,翻个身,接着睡。父亲有时候会对母亲拳打脚踢,似乎无论母亲如何努力都达不到父亲的要求,有时候父亲喝多了,还会发疯一样拎起来那个瘦弱的吴波扔到菜窖里关起来,黑漆漆的菜窖,估计就是父亲棺材放进去的样子,不知道他会不会害怕。

小说《玫瑰的颜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玫瑰的颜色

玫瑰的颜色

作者:文彣 类型:资讯

悬疑惊悚《玫瑰的颜色》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刘树礼徐建林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文彣”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有时候外出采买口粮的时候,总能听到身后的晰晰梭梭的声音,吴波总是挺直了腰板,装作没听见的走过去。有好事者也总是假装从吴波家门口路过,伸着长长的脖子,探着头,吴波也总是假装不知道,或者是在窗后默默的看着那些陌生又熟悉的面孔。离家数十载,儿时的印象里村里的三姑六婆叔叔伯伯爷爷们还是年轻的脸庞,扛着篱笆或...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