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尺痕曲魔头婉辞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尺痕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4-01-18 00:13:13

尺痕

推荐指数: 10分

《尺痕》在线阅读

《尺痕》小说简介

现代言情《尺痕》,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曲魔头婉辞,作者“无关风月只在于你”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有甜有虐,夫管严,写实派一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不作就难受的女主和严厉的他之间的日常。他时而是温柔的大哥哥,只看上我一眼便知道我心里所想。他时而是严厉指路人,在我迷失方向的时候为我明灯指引。...

尺痕尺痕第1章 好久不见在线免费阅读免费试读

酷暑的火车站外,出租车停成一排。

“来来来,郊区的有没有,还差一位”。师傅们争相招揽着乘客。

看了看表,刚刚好是爸爸坐的一班高铁到站。婉辞抻长了脖子,远远的看到爸爸提着行李,正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老爸,这呢!”

这一嗓子喊出去,好几个男人看向她。婉辞耸耸肩,尴尬的笑笑~

老爸闻声走来,边走边在口袋里摸索着什么。

“找什么呢这是,不用一见面就给钱吧。”婉辞小声嘟囔着,满脸疑惑的看着向她走来的老爸。

随即这位老男人用行动解开了她的疑惑,只见他一手提着行李,另一只手从兜里摸出了烟和打火机,熟练的将整盒烟放在嘴边,从中叼起了一根,点燃,只吸上一口,脸上便升起满足的笑,随着烟圈吐出,老爸也来到了婉辞面前。

“老爸,你可真行,就这么迫不及待,这会冒烟的东西到底有啥魔力啊?看见烟比看见姑娘都亲吧?”婉辞调侃着。这个小姑娘性子就是皮的很,嘴巴厉害的很。

“你懂什么,小屁孩。”老爸打趣道。

A市是一座繁华的大城市,也是婉辞的老家,她的大学距离A市仅车程1小时。

过了暑假婉辞就是大四的学生了,她的父母在外省做生意有十几年了,由于当年高考政策的原因,婉辞从初三开始便一人回到了老家上学,而父母远在千里之外。

这个暑假婉辞没有急着回到省外的家,反倒是老爸急匆匆回了老家,这才有了刚刚婉辞接站的事。

这次婉辞爸回老家是要去一位好哥们家的。说起这位好哥们,或许一般的亲兄弟也没有他们两人的情谊深。

这两人年轻时就混在一起做小买卖,相互扶持。当年婉辞老爸去外地做生意,也想同这位大伯一起,可大伯父亲身体不好需要照顾,才没有一同前往。

同年,婉辞爸爸做生意差一笔钱也是这位大伯及时援手,这才有了婉辞爸爸后来做的不错的生意。

而后这位大伯在老家做起了洗浴的买卖,起初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大众浴池开始,在婉辞爸的投资和帮助下,生意越发的红火,规模扩大,如今更是将大众浴池做成了洗浴中心。

两人的情谊更是延续到了下一代,大伯的儿子大学刚毕业那年,凭借出色的试讲被一所私立初中聘去做了老师,而那年的婉辞初三,由于高考政策原因转学回了老家,就转到了大伯儿子的学校,进了他的班。

大伯的儿子精心照顾管教婉辞整整一年,好在婉辞也算争气,顺利考上了省重点高中,三年后又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

——————

这次婉辞和老爸来大伯家是去送大伯母亲最后一程的,大伯的父亲没的早,母亲身体很好,老人走的这年已经是快要90的高寿了。

婉辞爸从另外一位朋友那得知了好兄弟母亲去世的消息,连夜订了票赶回老家,但路途较远,加之得到消息较晚,等到婉辞和老爸赶到大伯家时,大伯的母亲已经下葬了。

说回婉辞和老爸二人,出租车把他们拉到了一个大铁门前,门没锁,半掩着,听着屋里传来嘈杂的声音,婉辞爸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院里与院外是两个世界,院外尘土飞扬,院里鸟语花香。

院子左手边是一个种满五颜六色月季的小花池,右手边是一种叫不上名字的爬藤植物,爬满了整整一面墙,再往里走,从左至右一个拱形的架子爬满了葡萄藤,藤上挂着虽没熟,但诱人的葡萄,架子下还有一个木制的秋千,婉辞跟在老爸身后东瞅瞅西望望。

穿过院子,不等进屋,里面的几人就迎了出来,一位穿着孝衣,高高瘦瘦,肤色偏黑的大伯在看到婉辞老爸时眼睛瞪得溜圆,先是错愕而后变成欣喜。

大伯半晌才开口。

“宋儿啊,你来干啥啊,你生意忙,路又远,我特意没告诉你,想着事情办完再跟你说。你呀到底折腾来了。”

“大哥,你早就应该告诉我,大姨走了这么大的事,我必须得回来。婉辞,叫大伯”

“大伯好”

“婉辞这么高了,好好好”大伯温柔唤着婉辞的名字,满眼笑意。

婉辞爸爸带着婉辞进了屋在老人的遗像前点燃了香。

“大姨啊,你家大哥怕我回来不方便,没告诉我消息,回来晚了,我带我姑娘来送您,晚辈们现在都挺好的,您别惦记,安心的走吧。”

说罢婉辞跟着老爸深深鞠了一躬。

“来来来,这边坐。”大伯将父女两人请到沙发处坐下。

“婉辞一晃长这么大了,越长越漂亮了,上次见她还没上小学呢。”大伯遥想当年初见那个小丫头时,见到自己胆怯的的样子。

“跟个假小子似的,一天淘的很,也真是多亏了曲喆,要不是当年转到曲喆学校他帮忙照顾管教着,也不会有今天,当年我一住院,她妈既要照顾我还得照看生意,根本没人管她。”婉辞爸说着陷入回忆。

“咱们哥俩这辈子都是互相搀扶着走过来的,你说这些干什么,曲喆能帮上忙证明孩子们有这个缘分,宋儿啊,咱们俩不是一个娘胎里的亲兄弟,但是这么多年咱俩比亲兄弟都亲”大伯说着说着好像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泪花。

两位老男人回忆着过往,婉辞也终于懂了为什么老爸总把这位大伯挂在嘴上...

见大人们聊天无趣,婉辞来到了院子里葡萄藤下的秋千上,拿出手机,在微信联系人中搜索了“曲魔头”。

这是婉辞给他的备注,专属于他的“爱称”。

她拍了张小院里花池的照片发送了过去。

“曲老师,你看这是哪?”

“你跟叔叔一块来的吧,什么时候到的?怎么没提前告诉我,我好去车站接你们。”

曲魔头回复了语音,听着声音还是那个什么都操心又爱管教别人的腔调...

“怕你忙呀,我跟爸爸也刚到没多久。”

“行,等着吧,我马上也到了。刚刚去送了个亲戚。”

婉辞上次见曲魔头还是半年前的寒假,这半年多不见,婉辞和曲魔头偶尔会在朋友圈互动。

曲魔头会在婉辞炫耀游戏战绩的朋友圈下调侃她

“都大学了还上网吧呢啊”再配上一个巴掌的小表情,让婉辞看了又羞又恼。

婉辞有时也想给曲魔头发条消息问候一下,但怕打扰到他,所以只敢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发去消息。

这下得知曲魔头马上要出现在眼前,不知怎么的,心跳竟莫名的加快,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婉辞荡着秋千发愣,回忆将她拉回初三那一年,跟曲魔头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那一年,时常被他教训但偶尔也有奖励和表扬的那一年。

院外一辆汽车驶来又停下,婉辞瞪大眼睛向大门处张望。

进来的人身材挺拔,蓄着黑直短发,额前几缕发细碎灵动的半遮着浓密的眉毛。无框眼镜下一双深邃的眼眸带着些冷峻,高高的鼻梁矗立在棱角分明的脸上,周身散发着淡淡的清冷气质。

看到那张熟悉又严肃的脸,婉辞不自觉的站起了身。

“曲老师。”

“在这坐着干嘛呢,不热吗,进屋吧。”

“宋叔,您来啦。”曲喆热络的与婉辞爸打着招呼。

“时间过得太快了,当年我们去外地的时候宋喆还上高中呢”

婉辞爸目不转睛的看着曲喆,眼前这个干净帅气利落的年轻人,眉眼间都是大哥年轻时的模样。

“曲喆,你安排个饭店,晚上咱们出去吃,宋儿你跟婉辞好不容易来一趟,多待几天,我叫上以前的老邻居们咱们好好聚聚,叙叙旧。”大伯安排着。

“宋叔你跟我爸还有几位叔叔伯伯先喝点茶聊聊天,我爸整天的念叨您,真是好不容易聚到一块。”曲魔头应着。

随后几个大人们又开始回忆起了过往,抽着烟喝着茶闲聊着。

曲魔头转身出了屋,来到小院坐在秋千上。

“婉辞你也来坐。”曲魔头像是许久不见的大哥哥处处照顾,事无巨细。

坐在他身旁,隐约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烟草混合着清新的香气。

“你爱吃锅包肉,这家的老式锅包肉特别正宗,我打电话看看有没有包间,有的话带你去吃。”

曲魔头对人大多冷如冰霜,可如果是在意的人他必事事尽心,针眼般小事也会全数放在心上。

一行人来到酒店,旧相识们推杯换盏,谈天说地。

婉辞静静坐在曲魔头身旁。

曲魔头将婉辞喜欢的菜一 一夹来,放于她跟前。

“开学大四了吧,学校还有课吗?”

“已经没有课了,有的家里给安排了实习工作,有的准备着考研,还有被选去当空姐的已经走了好久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打算考研吗?”曲魔头眼底划过一丝期待。

“我不,最不爱学习了,大学上完我可不上了。”

那抹期待的小火苗瞬时浇灭。

“那你大四准备做些什么?”

“还没想好呢,我也不知道干点什么,爸妈离开老家这么多年了,找工作肯定是帮不上忙的,还得我自己找。”

“嗯,大四最后一年了,别荒废,自己好好规划一下。”饭桌不是教育人的地方,曲魔头没再多言。

曲魔头这么一问婉辞也有些恍惚了,是啊,大四这一年要做些什么呢?

同寝室的小伙伴各自为将来准备着,她们整天泡在图书馆里,只有婉辞不上课就躺在寝室,要么就是跟隔壁学校的几个男生去网吧打游戏,打台球,有时候还喝喝酒,日子过得到是快活,但没有努力的目标,人终日都是浑浑噩噩的。

---------------

“宋儿啊,你晚上就跟我住小院吧,我妈走后这几天我一直住那,特别清净,怪不得我妈就是不肯搬到楼上,就要守着这个小院。”大伯拉着婉辞爸的手,看的出他有多高兴婉辞爸的突然到访。

“啊,那,我还是回学校吧。”婉辞小声嘟囔着。

“回什么学校,都这么晚了,你等会跟我走。”

曲魔头看出了婉辞的尴尬,确实一个女生跟着几个男性长辈也属实是不方便。

“宋叔,您跟我爸去小院吧,婉辞跟着您和我爸住小院可能不太方便,晚上让婉辞去我那吧。”

“曲喆你工作忙,婉辞去你那我怕你不方便,她学校离的不远,等会让她回学校吧。”

婉辞爸生怕耽误了年轻人繁忙的工作,抱歉的看了眼自己的姑娘,怕女儿不满这样的安排而生气。

“我这几天刚放暑假,没什么事,正好婉辞快大四了,我好好跟婉辞聊聊看看需不需要帮她规划一下。”

“曲喆你真说到我心坎里了,婉辞一天像长不大似的,就知道玩,问她有什么计划,问了就是没想好,我跟你姨看着都上火。”婉辞爸打趣着。

“哎呀爸,我不还没毕业呢么,我自己心里有数。”婉辞见爸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长不大,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老宋你就别跟着操心了。”说话的是大伯的一位朋友,随着叔叔伯伯们的笑声,这个话题告一段落...

“婉辞你吃饱没,吃饱了我带你先走,叔叔们聊天咱俩也搭不上茬,坐着也没意思,让他们慢慢喝吧咱俩先走。”曲魔头小声的问婉辞。

“快走吧,省的我爸老当众让我下不来台。”婉辞看着自己的老爸翻了翻白眼。

“叔叔伯伯们,我跟婉辞就先回去了,大家慢慢吃慢慢聊。”曲魔头起身以茶代酒敬了在座的各位长辈,带着婉辞离开了。

小说《尺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尺痕

尺痕

作者:无关风月只在于你 类型:资讯

高口碑小说《尺痕》是作者“无关风月只在于你”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曲魔头婉辞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你懂什么,小屁孩。”老爸打趣道。A市是一座繁华的大城市,也是婉辞的老家,她的大学距离A市仅车程1小时。过了暑假婉辞就是大四的学生了,她的父母在外省做生意有十几年了,由于当年高考政策的原因,婉辞从初三开始便一人回到了老家上学,而父母远在千里之外...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