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军事历史 > 申国志

更新时间: 2024-01-16 22:36:48

申国志

申国志 致象 著

袁参宋雎

《申国志》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致象”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袁参宋雎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申国志》内容介绍:一则,以剑为生的武者,不该做亵渎兵器的事情;二则,本该隐蔽的,从内而外的脆弱感,借此毫无保留地展露人前。文城没有意识到这种担忧显得多余。冰上空空一人,碍于天气,还没有追兵追来。自夜邑逃出来后,文城的身体受了很重的伤...

精彩章节试读:

淡墨一般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底下是呼啸的海风,风下是比墨还要深沉的冰和海。

海风呜咽,卷起冰屑打在文城脸上,生生发疼。文城的脸压得很低,眼睛半眯着,目光谨慎地注视着海面下海水流动产生的点点磷光,从鞋底传来的,是不知道冻结多久的冰块比岩石还要坚硬的质感。

年轻的参兵尉迷失了方向,不知多久,不知多远。

直到手指碰到一块冰壁,文城才停下来,坐在冰壁后躲避海风。他不止一次想起在夜邑留宿的场景,经历了那么多悲惨的事情后,在夜邑平淡的一夜却远比前者真实——被火烤暖的墙壁,温色柔和的光线,开怀畅饮的下属……

想到这里,文城心中一阵发紧发酸。他起身,裹紧棉服快走了几步,又低着头艰难地行走,不管前面是死亡还是自己的归乡之路。

文城右手拄着自己的佩剑,是他极不情愿的事情。

一则,以剑为生的武者,不该做亵渎兵器的事情;二则,本该隐蔽的,从内而外的脆弱感,借此毫无保留地展露人前。

文城没有意识到这种担忧显得多余。

冰上空空一人,碍于天气,还没有追兵追来。

自夜邑逃出来后,文城的身体受了很重的伤。腹部的伤势严重到似乎超出了世间所有伤病的总和,伤口流出的血冻结成冰,勉强止住了血。

可他还是觉得有什么东西从狭长、撕裂的创口流出,垂在地上。他好几次怀疑伤口还在流血,不自信地触碰了几次后,才终于相信,自己的命数尚未终结。

文城朝着灰黑色的冰面无声叹息,向记忆中申国的方向慢步前进,他的身体微微往拄剑的一方倾斜,身形佝偻,步伐窘迫拘谨。

跛行了不知多久,文城忽然听到一阵风声。他的耳边,一直有那种灌进耳朵,压迫鼓膜的风声,可是这一次不一样,风里面还夹杂了人的声音——犳。

随着第一声呼唤响起,噩梦有了它的形状。

犳是文城在申国武者官门天佛寺的身牙。身牙用以标识身份,对于天佛士来说,这个身牙是他们最为强烈的信念。

文城停下脚步,慌张地回过头去,又连忙转过头来,不自信地朝四周张望,无边无际的黑色吞没了他的目光,焦虑和惊异感掠起又复回落。

被冷风冻得快要失去知觉前,文城的耐心耗尽,他决心重新把目光投向脚下的磷光之上。

生还者的负疚和罪恶感油然而生。文城的下属都死了。

来时是夏季,马车上人满为患,还有人开着胖和瘦的玩笑,归时只余一人……

在夜邑县北十二里外的海岸上,文城一行遭到邢国军伏击。伏杀带走了他所有下属的性命。曾经一起生活,留下不少鲜活记忆的少年们,无声地栽倒在冰面上,在阴暗且低的雨云下,他们流出的血弥散了一小块冰面,冷却结冰,呈现一片不自然的粉色。

文城闭上眼睛,他分不清自己是为属下默哀还是为自己的前程担忧。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任务告败,在下属死尽的那一刻,他那小心翼翼,谨小慎微的人生,被命运无情地碾碎了。

硕大的黑影在冰面下缓慢移动,视野中的磷光骤然消失,然后如潮水般向文城袭来。

文城眼睛抖动了一下,倒吸一口冷气。在听到鳍推动水流和皮肤在冰面下粗糙的摩擦声后,模糊的记忆隔着一层不可视的薄膜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他衰弱的神经,细腻的水流声让他停滞许久的思绪如遇炸雷一般惊醒。

当他想要顺着这一阵余波去搜寻那些记忆的回路时,碰到的却是钝感十足的大片空白。

纯白色的恐惧将他所有思绪都挤压出去,文城想要将自己的腿拔起来,赶紧离开这里。但那个黑影出现后,文城惊讶地发现,他几乎感应不到自己的身体,甚至连驱动自己的是哪一种力量也无法感应。思绪和冰冻后的触感一般迟钝,他的脑海和这冰面一般,陌生、冰冷又空旷。

就让它吃了吧。

文城想,毕竟都走了这么久了,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到达极限。他的生命只是靠着负疚感在无意义地延续而已,如果死掉的人是自己的话,现在的处境会更好也说不定。

这样的想法刚出现,文城便偏执地认定,要是自己死掉的话就好了,在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死的世界里,不被任何人,任何事拖累。

生还者的余生,多半只能在无尽的悔恨中度过了。

文城再次停了下来。很快他就觉察到了停滞的可怕,一旦停下,他很难再有继续前进的勇气。

风的声音变小了,变得遥远、疏离。就像冬日里在易县的宅中小憩时忽然听到的虫鸣一般不真切。莫名的恐慌笼罩了文城,那是一种什么东西陷入沉寂的恐慌,他想大声呼喊来排遣这一种恐慌,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没有发出声音。

大块暗色的鳞片在冰面下一闪而过,在文城的眼底映出一串绚丽的幽光。文城的心脏骤然收紧,不自觉地屏住呼吸。记忆通顺了一些,他记起了海兽的名字——龙。

在海底游曳转腾的,是一条龙。

龙在冰面下欢悦地翻腾,水流碰撞冰底,发出细腻的轻响,磷光聚成一团,又荡漾成波纹四散开去,在冰面下的浪光漫散地毫无规律可言。

有一瞬间,文城还看到了龙的爪子,那条爪子推开黑暗的海水,透过冰面看去,暗色的爪子如同山脉一般壮观。

文城再也不敢呼吸,等到龙游曳开,磷波稳定后他才扶住胸口松了口气。

他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逆着龙游开的方向,不知走了多远,正准备根据海流重新判断申国的方位时,他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天顶有一团光,光落在冰面上,只将一小块地方点亮,那光像是在冬夜里原野上的月光,皎洁,遥远,冰冷。

光下的冰面上,有七个人的形状。三四个人四处张望,呼喊着犳这个身牙。文城心中一热,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他将佩剑拿起,深吸了一口气,直起腰朝着亮光的方向笨拙地奔跑,冷风压得他胸口发胀也不管不顾。跑了不到百步,他的脚被冰块绊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在冰面上滑了接近十数丈才停下,一条冰凌刺破了他的脸,剧烈的痛感瞬间扩散至整张脸。

“原来参尉在这里呀,刚才怎么没看到你?”发出黄育同声音的人蹲下,扶住文城的身体,见到文城无法自己站起来,那个声音的语气冷淡了很多,“不是说过么?参尉不应该在我们之前倒下的,这是我们的责任。可是,参尉现在又这个样子……”

黄育同将文城的配剑捡了起来,他的忍耐似乎到了极限,又忍不住数落起文城来,压低声音,语气刻薄地发问:“现在参尉怎么连剑都拿不住了?”

“你们从夜邑出来了!”

文城抬起头的瞬间,歉意的笑容骤然凝结。他看不见黄育同,甚至肩膀上放手的位置也感觉不到黄育同的重量,他对黄育同的感知仅限于声音而已。

文城哑然,他不知道,不存在的是自己的感觉,还是黄育同。他的眼中是不可视的黑暗,黄育同的身体、呼吸如糖水般融化在黑暗里,不管他怎么睁大眼睛都看不到。

文城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痛楚带来的窒息感让他忍不住缩紧身体,强烈的违和感在意识的水面下蓦然升腾。文城的感觉和黄育同的存在都消失了,除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现实比记忆还要稀薄。

“你们一直在等我么?你们等了多久了?”文城意识到了危险,他又不自信地,发着哭腔问道。

“等了很久了,也不知道是多久?”黄育同把剑捡起来,一把将文城背在自己背上,思索着说,他的声音越来越慢,充满了不确定,“不知道多久,好像一直在等,就一直在等……参尉说要我们先离开,参尉来断后。所以我们就先撤到这里来了。我们在这里,一直轮流看着海面,最先看到参尉的是唐敬,他眼睛很尖,参尉你也是知道的。”

文城咬着牙,他努力去想,是否过程真的如此。因为黄育同的话,这时脑中的记忆却变得模棱两可起来。在夜邑冰面上躺着的尸体,似乎只是自己焦虑过度捏造出来的幻象。

“你们看到龙没有?”

“没有,那是什么?”黄育同困惑地说,“我只看到了一条大鱼,在冰上还看不出样子来,它往东边游开了。巢厌还说要是能捉住就好了,但是想想都不可能吧,我们又没那种大船,怎么能捉得住海里面的东西。”

不止一种违和感在文城的心中交织,焦虑在脑中轰鸣。那条龙的爪子忽然在脑海中闪现,压得文城无法呼吸过来,他将头埋在不真实的黄育同的肩上,不去想那些事情。

可越靠近月光,违和感就越强烈,如同群蜂一般让他心烦意乱,他的心跳声仿佛是那种贼人骑马奔来时的马蹄声一般嘈杂,象征着危险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育同,先停住。”

就在文城下发命令的瞬间,黄育同的脚踏入了“月光”中。风声骤然消失,冰面下磷光的波纹四散退开,黑色的影迹飞快地接近冰面,接着,冰面破裂,黄育同半弯着的身体骤然停滞,升起的黑柱将文城的身体撞开,又飞快地带着黄育同的身体沉下海面。

文城复明的眼睛在发抖,回忆透过那层现实和记忆的薄膜在眼前一一重现。他又经历了一次重复过无数次的死亡场景。文城表情惊恐,目光发着抖地往下移,他看到了冰面下的黑影,一团比城池还要巨大的物体停在海水中,黑影正中射出一道光亮,穿过冰层,穿过厚积的低云,直冲天顶。

那是黑影的眼睛,那是龙的眼睛!

惨淡的夜空下上演了一幕无声的猎杀,冰面接连破裂,黑柱升起又复沉下,龙用指甲不断地刺穿文城下属的身体,然后带到海面下去,穿过冰冷黑暗的海水,和黑影融于一体。

巨量的血和冰的碎沫随着海浪起伏,混合着海水的血腥味让人觉得仿佛置身炼狱一般。

死了之后,又死了一次,又死了无数次。

最后一个人是唐敬,他将身体藏在一块冰碑下面,哭丧着脸,将剑横在身前,无助地看着不断被龙猎杀的同伴。唐敬的反应一向迟钝,他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不知道等着他的是什么。

文城的心如撕裂一般疼痛,喉间发出痛苦的呜咽声。他冲向唐敬,想要拉住他,走近才发现那里早就升起了一颗黑柱。

唐敬的脸上还没有出现痛苦的表情,保留着死前的样子。他疑虑,惊恐地看着文城,似乎是在质疑文城为什么现在才到,又像是在质疑为什么自己要经历这种痛苦。

紧接着,痛苦的表情随着血液的喷涌出现,他好像是努力地朝文城微笑,却做出了鬼怪狞笑一般恐怖的笑脸,这种痛苦并没有持续多久,那根刺通唐敬身体的黑柱下沉,唐敬失神的面孔在冰面下迅速消失,融入那个巨大的影子中。

冰面下的眼睛缓慢地闭合,光柱以肉眼可视的速度缩小,最后消失。黑暗的冰面上,文城抓碎一块冰,放在脸上。

猎食后的野兽在海面下欢腾,游曳。海流滚动,载着文城的浮冰随着海流起伏。短暂的沉默后,文城将佩剑抽出,投入海水之中。

长剑破开海水,沉没,文城站在平静的冰面上,无声地等待着记忆里的那个结局。这次的等待似乎有些漫长,在那个结局到来前,他承受了比以往更多的悔恨和痛楚。

海水骤然翻滚,光圈陡然出现,不断扩大。站在正中的文城睥睨着冰面下的海兽,冰上的身体如同风中的树枝一般摇摆。

黑影中分出一根黑柱,破开文城脚底的冰块,文城的身体被击飞到半空中,然后被另一根黑柱凌空刺通,坠入海水。

冰冷,冻结灵魂的冰冷。就连头发都在结冰,心脏因为冷水而骤停,心悸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害怕死亡。

身边的海水不断冻结,冰凌刺入皮肉,刺出一道道血痕。伤口崩开,冰冷的海水涌入体内,将他的生命力尽数破坏。

文城缓慢地朝着那道光亮中落去,海兽的瞳仁中反照出他的身体,那道瞳仁和分开房屋的街道差不多大小。

文城闭上眼睛,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那道光伸出手,他的手指划过海水,带出一串微小的气泡。

有一根黑柱从黑影中分出,缓缓升起,刺穿文城的身体。

小说《申国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最新小说

  • 顾知煦梁怀洲
    顾知煦梁怀洲

    分类:现代言情

    很多网友对小说《顾知煦梁怀洲》非常感兴趣,作者“梁怀洲”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梁怀洲顾知煦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梁怀洲凝着好一会儿,直到梁到扑面而来的酒气,他才回神,冷着脸拿回手串,反手拽起顾知煦来到窗前。窗户未关,吹进房中的冷风打在身上带着整个身子都发冷。“嘶!”顾知煦狠狠打了个寒颤,瞬间清醒。“梁怀洲,这么冷的天你要冻死我啊!”她挣扎着想甩开被他紧箍的手,“松开我!”可她挣扎一步,梁怀洲就加重一分力气...

    小说详情
  • 文章精选为了活命
    文章精选为了活命

    分类:现代言情

    叫做《文章精选为了活命》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林瑧”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林瑧顾晚秋,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听到这个数据,青年不满地蹙起眉头,很不甘心居然只有这么点儿,“怎么才12000,那群大佬加起来怎么也该有个好几万吧?里面还有吴家的少爷在,他的气运值难道不够?”“宿主并没能成功获取到沈晏书的气运值,12000当中有6000是吴家少爷的气运值。”换言之,要不是弄死了这个吴家少爷,所能获得的气运值甚至不...

    小说详情
  • 穿越始皇十三子,开局娶妻少司命畅销巨作
    穿越始皇十三子,开局娶妻少司命畅销巨作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穿越始皇十三子,开局娶妻少司命畅销巨作》是作者““扶澈”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扶澈卫庄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石门在剧烈的颤抖着。而很快,随着一声怒吼,石门瞬间四分五裂,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烟尘之后。“砰砰砰……”沉重的脚步声,一步接着一步。很快一个满身机关的巨人走了出来,甚至在这个人的胸口之内还有齿轮在转动...

    小说详情
  • 我撩了虐文中大病男主漫夕
    我撩了虐文中大病男主漫夕

    分类:现代言情

    高口碑小说《我撩了虐文中大病男主漫夕》是作者“林瑧”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林瑧萧云丽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为了活命,我撩了虐文中的大病男主未删减版》这本连载中为了活命,我撩了虐文中的大病男主未删减版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番外3,已经写了427897字,喜欢看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而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书友评...

    小说详情
  • 重生江晓白林嘉音
    重生江晓白林嘉音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重生江晓白林嘉音》,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江晓白王平,作者“江晓白”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王平,你赶紧再去买30个扣碗、4把筷子回来。”冯艳红瞧着这情景一脸激动,不用跟江晓白商量,就自作主张吩咐起王平来了。末了还说一句:“我去帮江晓白刮洋芋,你们先刮的那些估计很快就卖完了。”自己的媳妇儿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王平再次张大了嘴巴,心中感叹不已...

    小说详情
  • 林苏宋以朗
    林苏宋以朗

    分类:现代言情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林苏宋以朗》,是以宋以朗宋星辰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宋以朗”,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穿的倒是光鲜亮丽,长得不漂亮,却也是有鼻子有眼的,说出的话可谓是难听至极。秦婉婉不悦的问:“她是谁?”宋以朗目露寒意:“我堂姐,宋丹。”宋丹拎着包,一脸高傲的走了过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秦婉婉,嘲讽开口:“小朗,你妈在医院躺着,你带着小情人在外面招摇过市,这…你老婆知道吗?”宋以朗的脸色顿时沉了下...

    小说详情
  • 文集偷吃禁果后,我和市委秘书长领证了
    文集偷吃禁果后,我和市委秘书长领证了

    分类:现代言情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文集偷吃禁果后,我和市委秘书长领证了》,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蒋向阳靳向宇,故事精彩剧情为:听到这个数据,靳向宇皱了皱眉头,“这16户的协议什么时候能签订下来?”“这16户中有一户是老上访户,告完村委会再告镇政府,这户的工作有点难做。其余15户的工作再给我们一点时间,在春节之前可以完成。”对于能不能做好上访户的工作,张行健有点不确定。“众泰征地拆迁的事情不能再拖,已经签了协议的,迅速落实拆...

    小说详情
  • 团宠小锦鲤,逃荒路上开挂啦
    团宠小锦鲤,逃荒路上开挂啦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团宠小锦鲤,逃荒路上开挂啦》,男女主角分别是夏鲤夏达,作者“夏鲤”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名字是《团宠小锦鲤,逃荒路上开挂啦》的小说是作家脆脆鲨的作品,讲述主角夏达,小四,张口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团宠小锦鲤,逃荒路上开挂啦》第1章免费试读漆黑潮湿的山洞里,传来女人凄厉的叫声“孩子他娘,你再坚持一下孩子的头已经能看到了……”洞里一团混乱,年纪大些的女人勉强维持着镇定“儿子,你帮不上什么忙,赶紧带着几...

    小说详情
  • 优质我老婆,当着我面奔赴情人唐崇裴舒晚
    优质我老婆,当着我面奔赴情人唐崇裴舒晚

    分类:现代言情

    小说叫做《优质我老婆,当着我面奔赴情人唐崇裴舒晚》,是作者“梁平霜”写的小说,主角是梁平霜小驰。本书精彩片段:优质全文阅读我的老婆,当着我的面奔赴情人小说(主角唐崇裴舒晚)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优质全文阅读我的老婆,当着我的面奔赴情人》第11章免费试读第一项:跟妈妈过生日被我划掉了第二项:一家人去海边离了婚,只有我是小驰的家人,这个愿望,算是完成了站在海边,沙子绵软潮湿,海浪轻轻拍过脚面,一望无际...

    小说详情
  • 灼灼之蜉蝣
    灼灼之蜉蝣

    分类:现代言情

    《灼灼之蜉蝣》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朝华朝华,讲述了​名字是《灼灼之蜉蝣》的小说是作家三天的作品,讲述主角许是,华见,朝华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灼灼之蜉蝣》第1章免费试读1上辈子我与朝华二人两情相悦,不料成亲之前朝华死于非命我俩究竟未得善终我料理完朝华的丧事后自行赴死,黄泉处遍寻他不得却因为***为大罪孽,被罚永世为蜉蝣蜉蝣朝生暮死,成虫后生命最短五分钟,最长的...

    小说详情